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攻坚公立医院改革 黄洁夫开“社会资本”药方

2018-12-07 21:33:40
攻坚公立医院改革 黄洁夫开“社会资本”药方 “实行医药分开、管办分开,破除以药补医机制,是否能完成公立医院改革?”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设问,引发会场里中国医疗卫生界委员们一片沉思。 在6日的全国政协医疗卫生界别分组讨论会上,这位66岁的老大夫开出“药方”:向社会资本开放医疗服务市场。 这是一场黄洁夫以全国政协委员身份亲自策划的意见会,主题是“公立医院改革”,意见将总结为紧急提案尽快上交政府高层。 为此,他还提前起草了一份发言稿,散发给在场记者。稿子开头便提到温家宝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内容:“推进公立医院改革,实行医药分开、管办分开,破除以药补医机制。”他直言,医改的难点在公立医院改革,现尚未触碰核心。 “公立医院改革不单是破除以药养医” 上世纪80年代,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中国医疗体系显示出财力上的力不从心,此后产生了以医药品加成补偿医疗服务投入不足的政策。 近30年来,15%的医药费收入支撑了医院发工资、买设备、盖大楼,这亦抬高了医疗费、药价,加重了患者看病负担。社会关于取消以药养医的呼声一直强烈。 “公立医院改革不单是破除以药养医。”黄洁夫认为,不解决医疗投入,不改变中国医疗体制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现状,会使当前改革面临“进退两难”的风险。 此话一出,参会者大多点头。中国卫生部长陈竺日前曾透露,三年来,全国财政对医改新增投入已超11000多亿元人民币。但根据公开数据,目前政府投入只占医院总投入10%,90%要靠医院自身经营收费。 “国家所能给的很有限。”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峰委员算了一笔账,全国有2万个公立县级医院,国家财政今年的医疗补助均摊到每家县医院仅有230万元,“连工资都发不过来。” 希望寄托在向社会资本开放 “要将公立医院改革提升到制度改革层面,不仅是在管理上做文章。”黄洁夫认为,政府采取调整医疗服务价格、改革支付方式等行政手段,来压制“药价虚高”、“过度医疗”、“医患关系”等具体问题,是“按下葫芦浮起瓢”。 凌峰认为公立医院改革有三大环节,一是引入竞争,二是政府的足够投入,三是管理放宽多少。 对此,黄洁夫表示“非常同意。”在呼吁政府应不断增加财政投入的同时,他把更多希望寄托在向社会资本开放医疗服务市场。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:“鼓励引导社会资本办医,加快形成对外开放的多元办医格局。”北京市近期公布了“向社会资本全面开放医疗服务市场”的政策。陈竺5日也表示,要做好民营资本等社会资本的准入标准。 黄洁夫表示,中国还是经济欠发达国家,只可能保障支持有限的公立医院,应打破医疗垄断,给社会资本立体办医提供公平创业发展的环境,培育医疗卫生市场。在以药补医被破除后,让社会资本填补留下的医疗投入空白。 “怕竞争,但必须向社会资本开放” 参加讨论的委员们大多是来自中国知名公立医院的管理者、名医,引入社会资本,即意味着他们将面临竞争。 凌峰担忧,社会办医一旦兴起,中国公立医院恐将如大型国企改革一般经历“阵痛期”,部分公立医院或将私有化。江苏省淮安市人民医院副院长李玉峰担心,医疗、科研无优势的基层医院,在医疗价格和服务质量的竞争中会败落下风。 “怕竞争,但必须向社会资本开放。”沈悌委员是北京协和医院大内科主任。他认为,社会办医是“狼”,却能激活医院市场竞争机制,加速人才流动,倒逼公立医院改革,平抑虚高的医疗费用。 数日前,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,鼓励有实力的企业、慈善机构、基金会、商业保险机构等社会力量以及境外投资者办医疗机构,鼓励具有资质的人员依法开办私人诊所,进一步落实政策,改善执业环境,对各类社会资本开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给予优先支持。 黄洁夫坦言,卫生部不是医改的主导,改革有阻力,但必须推下去。 金刚网厂家哪家好
云杉价格
小孩晚上咳嗽很厉害怎么办
包子机价格
挖掘机配件
NOVASCAN紫外臭氧清洗机设备
九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
宝宝咳嗽流鼻涕
宝宝不退烧怎么办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