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渝中信息港 > 网络

林彪能打的两支部队被称为吃人的猛虎

发布时间:2019-06-11 20:07:16

  导语:在东北黑土地国共两党几年的较量中,林彪统领的部队中有几个赫赫有名的师,有人说是5个,有人说是7个,可是无论归纳为几个,6纵的16、17师都在其中,榜上有名。

  (1)

  7旅改称为16师后,因为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是从这个师的红2连来的,因此对这支部队特别“关照”,常让他们刺刀见红。

  1947年1月,东北民主联军三下江南,在焦家岭打伏击战。

  林彪特地让16师主攻。

  战斗打得十分激烈,16师的对手是国民党精锐主力新1军,新1军是抗战时中国远征缅甸的军,他们非常顽强。

  16师连打六次冲锋都没有冲上去。一般部队三次冲不上去就没劲了,而16师却从来不服输,说:“六次没冲上,就再冲六次也要冲上去!”

  这时大雪没膝,血肉飞溅,他们照样冲,嗷嗷叫着继续上。,在第八次终于冲了上去,全歼国民党精锐主力新1军一个团。

  1948年9月中旬,辽沈战役打响了。

  东北野战军首攻锦州。打锦州是东北战场全局性的一战,可是,林彪却没用16师这支精锐部队,而让他们隐蔽地进入新立屯待命。

  为此,许多人都感到很奇怪,说:“林总怎么没用16师呢?奇怪啊!”一些知情人说:“怕是另有用途,留着快刀斩乱麻的吧。这是轮不到我们的!”

  果然,锦州攻克后,林彪急令16师南下,向台安进军,堵截廖耀湘向南逃往营口。

  16师师长叫李作鹏,在堵截廖耀湘南逃时,他亲自率领46团前卫营前进。

  提起这个李作鹏,熟悉他的人都觉得他怪怪的,他不管白天黑夜,骑马打仗还是吃饭拉屎,眼睛上永远戴着一副墨镜,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,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。据说,他的眼睛怕光,这是在抗战中被日军毒气弹熏的;但是,打仗很有一套。

  16师一天两夜急行军250里,26日晨抵达北宁线。过铁路时,部队与姚家窝棚的敌人遭遇,46团一个猛扑,全歼了国民党新6军的前卫营,攻下了姚家窝棚火车站。

  厉家窝棚的仗还正在打着,东北野战军司令部来了电报,告诫说:“不要与敌纠缠,按原定目标继续前进。”

  但是,李作鹏却没有动,给“林罗刘”回了电报:

  敌情严重,不能继续前进,需要查明情况再告。

  事后证明,这是一个正确的判断和果断的决定。原来,李作鹏从当时枪声中听出遇上了敌人的正规军,于是判断情况有变,决定停止前进。回了电报后,他又命令46团迅速派出侦察兵,去捉活口以查明情况。天亮时,侦察兵回来了,逮住了一条大鱼,抓获国民党军一个少将参议。

  这位少将参议招供说:“廖长官已经改变南逃营口的计划,决定东退沈阳了。”

  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,同时也提供了一个难逢的战机。因为姚家窝棚车站至姜屯一线是廖耀湘退往沈阳的必经之路,截住了这里,就能切断廖耀湘的退路。可是,廖耀湘兵团的后退大军有10多万人马,而16师的兵力却不及其十分之一,在其他部队没有赶到之前,16师将要承受难以想象的压力。李作鹏站在一户农家的炕沿下,身上披着一件黄呢大衣,他想都没想,对着手下的参谋说:“向总部报告,准备战斗!”

  于是,这家小小的土屋就成了16师的指挥中心。

  下午,溃退的敌人蜂拥般地挤到崔家岗子公路上,16师48团早已等候在此。团长洪太生一声令下,全团所有的武器射出的子弹倾泻到敌群中,霎时倒下一片。敌人急了,以疯狂的炮火朝着16师阵地猛轰,然后整营、整团地向16师阵地发动冲锋,妄图打开一道缺口。16师在敌人三面连续猛攻下,顽强坚守了一昼夜,一直坚持到野战军其他纵队的到来。

  在这场阻击战和围歼战中,16师共俘敌1.8万多人,有四个连队获得荣誉称号。

  战后,林彪表扬说:“围歼廖耀湘兵团,16师拔了头功。”

  16师打仗凶,抓俘虏也有“绝活儿”。

  在攻下锦州时,48团两个排,在旷野上持枪摆成一座“解放门”,凡从门内过去的蒋军即为“解放”。结果,不到半天时间,就有五个军、九个师番号的2000多国民党官兵,通过“解放门”。

  其他纵队的战士们路过时,看到这“解放门”,纷纷跑过来参观,高兴地说:“这绝活儿还真方便!”

  (2)

  6纵的另一只猛虎就是17师。17师号称“攻坚老虎”,是“攻坚之顽强之部队”。

  17师是由东北民主联军7师改编来的。它在山海关一战大败后,且战且退,没到锦州就已伤亡、逃亡近半,其狼狈不可言状。而17师反败为胜,重振雄风,是血战四平时打出来的。

  1947年6月四平攻坚战打响了。守卫四平的是蒋介石的嫡系第71军。71军的军长叫陈明仁。他是湖南醴陵人,是黄埔军校一期生,参加过北伐和东征,以作战勇猛和敢打硬仗而得到蒋介石的赏识,多次被破格提升。71军是由蒋介石的警卫部队改编组建的,下辖87、88、91师三个精锐师,是蒋介石嫡系中的嫡系,武器装备胜过其他任何蒋军部队。

  在年初德惠被围时,蒋介石的精锐新1军和新6军都不敢去增援,杜聿明说:“除陈军长无人敢解此围。”结果陈明仁亲率三个师去增援,结果把88师丢了精光,87师也垮了,军部都打了个稀烂。不久,怀德被围,他又率军去解围,结果,又把好不容易补充起来的71军打掉了两个整师。与这样的悍将作战,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了。

  在四平战前,陈明仁抬出了为自己准备的棺材,并且,还写好了遗嘱。果然,四平之战打得非常惨烈。17师在南面佯攻,随后参加攻城战斗,血战八天八夜。第九天,17师的49团、50团和51团才都打到了市中心。51团向陈明仁的71军军部逼近。

  这是71军的一座大红楼。

  71军军部大楼原是一座日本小学校的教学楼,因为又高又非常坚固,被陈明仁选为71军军部,然后,从楼顶一直武装到地下室;防守这座大楼的是71军的精锐部队——军直属特务团,团长就是陈明仁的胞弟陈明信。51团发动好几次攻势都没成功,一批批爆破手和突击队员已倒在楼前,楼前地面,血浓浓的,一滩一滩,又汇成一片一片。

  下午2时,1营3连受命攻击大红楼。平时,攻坚都是在夜晚,而现在却是白天。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强行攻坚,既困难又危险。为了减少伤亡,3连指导员刘梅村决定智取。他喊道:“爆破手!”

  常友和王相亭应声回答:“到!”

  “你们两个隐蔽从两边去接近敌人,我们用重机枪吸引住敌人火力。”

  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,常友和王相亭很快接敌,在离敌阵地很近时,常友一跃而出,“轰”地炸毁铁丝网,接着,他又马上抱起另一包炸药冲出,“轰!”又一道铁丝网炸飞上天。同时,王相亭的炸药包也响了。大楼侧面的一座火力猛的地堡被炸得塌成一个大坑。接着,常友抱着第三包炸药乘爆炸硝烟弥漫,敌人被震傻来不及反应时,一下又冲到了大红楼下的一个突出部,放好炸药,拉响导火索,看到导火索吱吱冒出蓝火,然后,急速返回。突击组的战士紧握枪,大瞪眼,张开口,只等爆炸声一响,就冲向大楼。可是,时间一秒一秒地在焦急等待中流过。过了爆炸时间,炸药还是没响。

  突击队员都眼睁睁地盯着常友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常友的脸涨得通红,眼里冒出了火,他抄起一大包炸药,检查了一下拉火装置,说了一句“我再去”,就又跃出了战壕。

  此时,大红楼的二楼墙壁突然掉下了几块砖,掉砖的地方出现了黑乎乎的墙洞,洞里伸出了枪管,刹时,枪眼里射出子弹,全罩向常友。常友把炸药包紧紧抱在怀中,在子弹缝中左躲右闪,一会跑一会跳,迅速接近大楼。

  前面不远处就是红楼下放第三包炸药的位置,常友伏在一道水泥坎后隐蔽着等待时机。这时,团里的重机枪也被抬到了街中心射击,然后,“嘎嘎嘎嘎”地响起来了。重机枪一响立即吸引了守敌的大部分火力。楼上守敌也不扔手榴弹了,把成群的炮弹倾泻向重机枪的位置。重机枪手和副射手倒下一个又接上来一个,水泥街面被炸得像松散的沙滩。常友突然跃起来,跑了起来,再有三四步就冲到了大红楼下,突然一个被炸毁的地堡射出了侧射火力,常友一个踉跄几乎栽倒在地。他只略略停了停,一只手紧捂住肚子,然后,歪歪倒倒往前冲,一直冲到了楼下。

广州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
平顶山医院治牛皮癣
烟台治癫痫病好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