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评论:把官员从官话套话中解放出来

2018-11-09 18:45:31
评论:把官员从官话套话中解放出来 《人民日报》读者来信版向网友征集 你反感的官话套话 ,欢迎实例实录。

1月9日的《人民日报》就登了一些读者反感的官话套话,比如 高度重视 、 亲身过问 、 现场指挥 、 积极、及时、立即、确保 实例实录官话套话,目的是为了剔除之。

怎么剔除呢?不再讲 高度重视 、 亲身过问 ,可以说 绝不轻视 、 事必躬亲 。

旧的官话剔除了,新的官话会跟上,但总归是陈词滥调,公众仍然要生厌。

八股的生命力,在于一套语言模式可以重复的遣词造句,问题不在于哪个模式好或坏,或者一套模式要填塞哪些新词、剔除哪些旧词;真正问题在于官员讲话到底要不要模式化,到底官员敢不敢、愿不愿、有无动力讲短实新的话。

我们平常所见中,确有官员讲话生动,言之有物,甚至有官员不乏修辞的考究。

但凡这些官员出现,就是新闻,公众喜闻乐见。

与此同时,官场内部却往往以异样眼光看待他们,有人疑视,有人惊讶,也有人免不了要提示别 出风头 。

这是语言的生态,也是官场的生态,正是一定的权利作风浸染之下,官话套话成为集体保持的语言默契,一两个官员无法改变如此现实,讲陈词滥调比言之有物所付出的成本要低得多。

官话套话有时也是不得不讲。

言之有物,条件是语言不脱离实际,但有时官员面临的场合、事务就不是实际需要。

各种形式主义逼人应付,人难有说话的欲望,官话套话就是不费力、应付的形式主义发言,不仅适用于官员,也适用于我们身边的很多场合、事务。

在这个意义上,讲实话等同于干实事,没有实事就说不出实话,剔除官话套话就要一同剔除那些形式主义的场合、事务。

更要让官员愿意讲实话真话。

我们很难想象,官员在日常生活、工作中也是废话连篇,他们当然会有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真实想法,会向身边的人说出各种真话实话。

但从日常生活、工作走向公开的场合,讲话的态度也在悄然转变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方便说,需要各种权衡。

百般掂量,结果就是削减有效信息,减少语言风险,对下可以让公众找不到话茬,对上可以显示沉稳。

正是因为官员面对公众往往成为一个空洞无物的人,所以他们宁愿讲官话套话,也不愿意讲短实新的话。

这种说话的权衡,根本上就是在掂量官员与公众的距离,衡量权力与公众的关系。

距离越近、关系越密切,则语言增量越多,政治的、专业的乃至学术的语言当然会自然而然转化为平常的语言。

权力服务于民,剔除官话套话本无需一再强调,官员天然应费尽心力用真话、实话乃至好话拉近与公众的距离,创造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